我們通常在感冒、鼻腔發炎的時候才會注意到鼻涕的存在,那樣子可不太雅觀能量水 詐騙。其實鼻腔裏時刻都有鼻涕,也離不開鼻涕,它是保護身體的一道屏障:鼻涕防止鼻腔黏膜乾燥,濕潤吸進的空氣,粘住由空氣中吸入的灰塵、花粉、微生物,以免它們刺激呼吸道或引起感染。

  一個健康人的鼻子每天要處理幾百毫升的鼻涕,但是我們並沒有天天都在流鼻涕,這麼多的鼻涕跑哪去了?一小部分蒸發掉了,一小部分幹結成了鼻屎,但是大部分——聽了別噁心——被我們吞到肚子裏去了。

  這聽上去雖然噁心,但對人體並無害。鼻涕的成分除了水,還有蛋白質、碳水化合物、鹽以及一些脫落的細胞。鼻涕中的蛋白質主要是黏蛋白,它是一種糖蛋白,被由碳水化合物組成的“糖衣”包著,這使得它能大量地吸收水分。鼻涕中的其他蛋白質還包括抗體和溶菌酶,能夠殺滅細菌、病毒。

  有一部分鼻涕其實是眼淚。眼睛中的淚腺也時刻在製造淚水濕潤眼睛,我們之所以不會整天淚眼汪汪,是因為這些淚水都從連接眼睛和鼻腔的淚管流到鼻子裏,成為鼻涕的一部分。如果你大哭起來,一部分眼淚從眼角流出,大部分還是湧進鼻腔,讓你的鼻子“抽泣”,就有了“一把鼻涕一把淚”。

  不過大部分的鼻涕是鼻黏膜自己分泌的。鼻黏膜含有一種形狀像高腳杯的細胞,所以叫杯狀細胞康泰自由行。杯狀細胞製造出很多黏蛋白,黏蛋白被釋放到細胞外頭後,大量地吸收水分,體積能膨脹600倍。杯狀細胞一天只需要製造1毫升的黏蛋白,就可以滿足鼻腔的正常需要了。

  如果鼻腔受到了刺激或被感染,鼻涕的分泌量就會激增。這很自然,因為鼻涕的一個主要功能就是要清除吸入的雜質嘛。例如,感冒病毒入侵了鼻細胞,或者過敏體質的人吸入了花粉、粉塵,免疫系統就會製造相應的抗體試圖消滅這些抗原。抗體分佈在鼻腔中的肥大細胞的表面上,肥大細胞的內部含有一種叫組胺的活性物質,抗原和抗體結合後,就會刺激肥大細胞把組胺釋放出去。組胺進而刺激杯狀細胞製造更多的黏蛋白,也就產生了更多的鼻涕。同時,組胺也能引起血管擴張、通透性增加。血液中的水分滲出來,白細胞也跟著跑出來要消滅病原體。這不僅進一步增加了鼻涕的量,而且導致了鼻腔堵塞。過量的鼻涕一部分流了出來,還有一部分被堵在了後頭。

  正常的鼻涕是無色透明的,也就是所謂清鼻涕。感冒時一開始流出的也是清鼻涕,之後鼻涕會變得濃一些,成了白色。再往後流出的就可能是綠色的濃鼻涕了,看上去就像膿一樣,特別是如果繼發了細菌感染,更是如此。為什麼鼻涕成了綠色的了?和膿一樣,因為它含有大量的嗜中性粒細胞。嗜中性粒細胞雖然屬於白細胞,卻是綠色的。

  免疫系統發現有病原體入侵人體時,開始調兵遣將,嗜中性粒細胞就是最早趕到戰場的。嗜中性粒細胞是被血液送來的,但是它卻跑到血管之外作戰。它是一種吞噬細胞,它的作戰方式是把細菌“吃”進去,在細胞裏用各種武器將病原體殺死。武器之一是向細菌釋放消毒劑——次氯酸(漂白粉的主要成分)。次氨酸是由嗜中性粒細胞內的髓過氧物酶製造的,髓過氧物酶的結構和葉綠素有個共同點,都含有二氫卟酚環;這個特殊結構決定了它們的顏色:綠色。

  用來製作壽司芥末醬的山崳菜的根莖也含有大量類似的過氧物酶,所以做出的醬也是綠色的。幸好,山崳菜刺鼻的辣味來自異硫氰酸,而不是過氧物酶——否則,流著辣辣的鼻涕該有多難受素食葡萄糖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