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人生中的一種感動

Le 14 juin 2017, 05:24 dans Humeurs 0

生活的歌詞,單調人生 的美味,有一種蘊意,也有一種幹枯,狼狽是我的目標,曾經希望可以,後來隻是一句再也不見。生命的語言總是充滿襲擊,愛情就像遇上暴風雨,錯過的人,失去了自我,愛上一個錯,愛情失落,最後空氣隻剩下淚水的無情給予。

愛上你,就是愛上一個錯,傷心鎖上牢籠,唯獨愛人的思念還在咆哮,一個人走,一個人說話。麵對全世界的自己,說一句再見,看一個永遠,心中有一份無奈,也有一份相信,走在夢裏,走在內心,全世界忘記,唯獨那份醉人的歌詞,搖蕩在內心的世界,難忘的歲月,說不出自己的誤會,再見,失落。

聽一首最愛的歌詞,想一個不懂的人,傷心種下牢籠,聽一首最美的歌詞,想一個最不懂的世界,唯獨那份淡泊的冷,藏在心口,問在人心,說了一個等,等了一個相信,隻是唯獨那份難得,隻是那份難以再見的世界,藏在夢裏難懂的世界,世界那麽冷,人心那麽脆弱。

是誰裁剪了最後的風華,一個人的自我,一個人的世界,在內心的蕩漾裏說著就散了。愛情是一句話,等待是一個人,說著不再見,隻是看不清的人心,奈何冷漠內心的脆弱,奈何無情人生的最後,一個離別,一個再見,一個再也不見,隻是人生的冷漠,說的自我,隻是不懂的人生查找最後的希望。

打起人生的最後一個電話,隻是說不清的世界,瞭望人生,才知道世事難料,愛情不分,一個離別,一個錯過,就是一生的襲擊,襲擊人生的淚水,襲擊人生的愛情,說的再見,說的永遠,永恒不能說出自己的感悟,一個離別,離別了人生的傷感,脆弱了最後的靈魂。

時間,充實了愛情的回眸,一眼無極的世界,滄桑的愛情,總是來的漫不經心,愛不是錯,等不是過,失落的悲傷,總是倉促人生的海洋。一別人海,再見的回眸,總是漂浮在想不到的世界。愛,說不出來,等,看不出來。天天思念,等等的失去,也是一種失落,有一種感動,也有一種癡心。

等了一個世界,想了一個人生,醉不經意,錯過就是一個無奈,醉了,癡心,還是那為什麽的再見,都是一別人海,最後無聲無息。愛情有第二個模樣,思念還有一種彷徨,癡心的問,醉人的等,一個世界,還是一段人生,有一些說不出來的問,也有一些等不來的再見。

聆聽風和海的模樣,想起最初的夢想,問一問,在路上,還是在思念的頻率裏。感動全世界。有一種在,叫做再也不見,有一種等,叫做無聲無息,係別的海岸,有一首傷感的歌,也有一段無緣的詞。傷感的唯美,思念的頻率,依然蕩浮在最初的角落。

坎坷的人生,沒有回頭路,也沒有再見的腳步,一種再見,一分鍾,一個世界,還是每一個晴天。人生的夢,心中的緣,有一種美,也有一種希望,失落的世界,總是簡單,人生的夢,總是無奈,格局開門,淒美的心靈總是藏在最初的最後,談天說地,說了自己的一萬個舍不得。

一萬個愛情,一萬個不一樣,思念的淚水有一種說不清楚,也有一種不明白,愛情的密室,需要密碼,也需要人生的再見,隻是有一種聆聽,也有一種無奈,生命再見的回頭,人生的無奈衝鋒,隻是頂著淚水去唱歌,唱著悲傷去忘記,那個熟悉的陌生,成為此生的奈何畔,三生緣。

誰的欣賞,裁剪了最初的聆聽,誰的夢想,斷送人生的再見,風鈴的世界,傷了人心,人生似乎不能閱讀最後的愛情。愛情啊,看著自己,思念啊,翻閱人生的眼淚,內心啊,淒涼最後藏吻別,失落的冷,醉了最後的忘記。一別人海,愛情的朱砂改變人生的夢想。

苗柏襲港:古洞農地浸死4畝西瓜 損失30萬

Le 14 juin 2017, 05:23 dans Humeurs 0

颱風苗柏襲港,部分地區出現水浸及山泥傾瀉。新界本地農業協會主席黃七娣表示,其位於上水古洞燕崗村的農地嚴重水浸,下遊位置水深至4呎,而上遊亦有1至2呎水,估計今次水浸最少令她損失30萬港元,冀政府聆聽農民意見。

黃續指,近日天氣反常,而近期正種植半年期的西瓜,惟早前因天氣過於炎熱,「熱到乾水、爆曬」,加上現時又被水淹沒,可肯定4畝地的西瓜已全部死去,估計今次颱風導致她損失30萬港元。她指,已將部分農作物收起減少損失,惟另外粟米及其他蔬菜則仍然受水浸影響,未知狀況,指若其他農作物均受影響,或會損失近70萬港元。

她批評,政府並無聆聽農民意見,指去年8月到澳洲考察外地農作物的做法,看到外地是遠離地麵種植,可避免惡劣天氣影響,但政府並無聆聽其訴求。她又指,早前特首在施政報告承諾給予5億港元基金資助漁農業界,但「唔知去曬邊」,批評最終落至農民手中的資助少之又少。

漁護署初步調查,約300公頃的新界農地受今次颱風影響。因颱風影響導致嚴重損失的本地農戶,可由明日(14日)至下周四(22日)向該署登記申請緊急救援基金。 

原文地址:http://hk.on.cc/hk/bkn/cnt/news/20170613/bkn-20170613103035891-0613_00822_001.html

恨一個人,永遠得不到幸福

Le 26 juillet 2016, 11:04 dans Humeurs 0

 

 

童年給我的最深刻的記憶,就是爸爸媽媽吵架。他們總是在吵。

  我12歲那年,爸爸媽媽離婚了。至今我還記得媽媽從法院回來的那一天,一進門就抱著我哭了:“儷儷,法院只判了2000塊錢的撫養費,我們接下來的日子該怎麼過?”那一瞬間我也很難過,我抱著媽媽說:“媽媽你別難過,反正以後我也不會結婚了,以後的日子我陪你一起過。”我悄悄大哭了一場,心裏反反復複只有一句話:我沒有爸爸了,從今以後我是沒有爸爸的孩子了。

  那時候媽媽帶著我,非常艱難。她在一家商場做售貨員,一個月就掙一百多塊錢,要撫養我,還要為我繳納學舞蹈的費用。為了能多掙些錢,媽媽每天從商場下班後,還要去一位朋友you beauty 脫毛 好唔好的公司做保潔,生活的艱苦超出一般人的想像。

  每次看到媽媽這麼辛苦,我就在心裏暗暗發誓:我長大了一定要有出息,讓媽媽過上好日子!同時對爸爸的怨恨也更增添了幾分——他一定忘記了我和媽媽吧?他一定在和他的新妻子過著幸福的生活吧?

  那時候我經常在心裏幻想一個畫面:我有錢了,開著跑車行駛在上海的街頭,紅燈亮了,我停了下來,無意間一轉臉,看見路邊站著的爸爸,他也正在看著我,然後綠燈亮了,我開著車揚長而去,爸爸在後面默默地注視著我,神情傷感……這樣想著,我覺得特別解恨。

  像做夢一樣,自從在《玉觀音》中飾演女主角安心,並最終憑藉這一角色獲得了大眾的認可後,我出名了,也獲得了豐厚的經濟回報。一旦可以不用為錢操心,我立即讓媽媽辭掉她在外面的工作,陪伴在我的身邊,照顧我的生活起居。我們還在上海的靜安區買了一處複式的房子,並且在媽媽46歲生日那天,在豪華遊輪上為媽媽舉辦了生日宴會。做這一切的時候,我真的you beauty 美容中心好唔好是非常開心,終於可以憑藉自己的力量讓媽媽不用那麼辛苦了!

  同時,我從各種管道得知了爸爸的情況,知道他和繼母雙雙下崗,又生了一個女兒,靠經營雜貨店為生,生活很拮据。說實話,聽到這些消息,短暫的快感之後,是揮之不去的牽掛,這真的是非常奇怪的事情,可是我真的無法控制自己會想爸爸,會牽掛他。曾經有一次,我悄悄地去看爸爸的雜貨鋪,站在馬路對面,看著頭髮花白的爸爸和繼母在店裏忙碌著,我無法忍住淚水,當街就哭了起來……

  對爸爸,我真的愛恨交織,我恨他當初的無情,可是他的窘境又讓我心如刀割,我每天交織在兩種情緒當中,難以自拔。

  有些居心不良的媒體也注意到我和爸爸的關係,他們去採訪爸爸,爸爸說:“對這個女兒我沒有盡到做父親的責任,她能取得現在的成績全靠她自己的努力和她的媽媽的付出,看她現在很好,我覺得很欣慰……”到底是父女啊,在外人面前,他還是竭力維護著我,不讓別人有傷害我的機會,看著那段訪問,我失聲痛哭……

  我矛盾的心態被鄧超看在眼裏,他對我說:“父女之間有什麼過不去的?天下沒有哪個父親是不愛自己的女兒的,你爸那樣做,肯定是有他的難處。你如果和他這樣較勁,將來後悔的一定是你。”

  我的矛盾還在於,如果我和爸爸和好,媽媽會不會傷心,會不會覺得我背叛了她?有一次我試探性地問媽媽還恨不恨爸爸,想不到媽媽很平靜地說:“不恨,再怎麼樣,畢竟他給了我你這樣一個女兒,看著你,就不恨她了。”媽媽的話讓我非常感慨,是啊,如果媽媽都能寬容爸爸曾經對我們母女的冷漠,那麼我這個女兒就更不應該記恨了。

  我和爸爸徹底打開僵局是在爺爺70大壽的家宴上。那天是爸爸和爺爺第一次看見鄧超,他們好像還蠻投緣的,爸爸一再地叮囑鄧超:“我挑女婿,不重名不重利,只要對我女兒好就行。孫儷從小吃了不少苦,我這個當爸爸的沒有盡到責任,以後就靠你照顧她了。”

  那之後只要我回上海,就去把小妹妹接出來玩,帶她去肯德基,去遊樂園。小妹妹口齒伶俐能歌善舞,現在妹妹的教育費用都是我在承擔,在我心底,不希望妹妹也吃我當年吃過的那些苦。我還將dermes 脫毛價錢妹妹推薦到當年教我跳舞的老師那裏跟著學跳舞,希望妹妹將來也能有個好前途。

  爸爸和繼母住的房子,還是過去的石庫門的房子,那裏陰暗潮濕擁擠,我和媽媽商量了以後,給爸爸和爺爺分別在虹口區買了房子。

  一開始爸爸說什麼也不肯要,他總說:“你那錢賺得多不容易,我哪能花你的錢?”我對爸爸說:“我賺錢是為了什麼呢?不就是為了家人能生活得好?你住在條件這麼差的房子裏,我怎麼安心?”好說歹說,爸爸終於搬進了新房子。

  有一次我回上海,去爸爸的新房子那邊看他,到了樓下,我仰起頭尋覓爸爸家的那扇窗子,看見窗戶裏透出的溫暖的燈光,感受到了一種巨大的幸福,我終於明白了一件事情:恨一個人,你永遠得不到幸福,而愛,可以讓你的內心獲得真正的寧靜。

  我的頸椎因為以前跳舞受過傷的緣故,一直不好。爸爸給我找了好多中醫,買了中藥,又怕我偷懶不熬藥,又怕我怕味道苦不肯喝,他就向別人學了一種方法,把藥全部熬好,然後冷卻後裝在真空的袋子裏,放進冰箱,可以保存一個月,要喝的時候取出來直接喝就行。每次我從上海回北京,總要提著一只大冰桶,冰桶上面貼著爸爸寫的4個大字:按時服藥。

  我在北京的家裏,喝著爸爸親手為我熬的中藥,看著身邊為我削水果的媽媽,突然感覺我一直是個多幸福的孩子啊。我慶倖自己的寬容讓童年時曾經破碎的那個世界,在我成年之後,重歸完整。

  恨一個人,你永遠得不到幸福,而愛,可以讓你的內心獲得真正的寧靜。

Voir la suite ≫